甜甜的吱吱

和以前(右边)相比,确实有进步了哈哈哈哈,以前画的是什么鬼

真的会想,求求你了,让他死掉好了QAQ

墨洛:

#S12E12#

大家看完都在叫虐,然而可能是编剧太扯淡【比如小卡一下子被打飞,结果三米他们几下子就把Ramiel杀了什么的】【人多力量大?????】,我只在Cas P1-P4的那段话虐到了。

这个其实一直是我很想看到的,不管是从丁还是卡嘴里说出来,然而……对于他们来说,不到死是不可能说的。

我当时真的好希望他们就这样让Cas静静地死去啊……不再承受那么多痛苦,从此与世无争。

这集,感觉上不是那么的虐吧,原因……哈哈。可能是C叔吧。【我有点想吃双C了……】

至少……到最后,他们都依旧希望,并且陪着Cas。

【虽然没死成。】


P7,C叔的眼眶红了。在和Ramiel说“我要怎样才能让你不进去那个仓库”的时候。

我以前一直对他没有特别大的感觉,可能是之前他杀了我喜欢的角色。但我讨厌不起来,也不讨厌,于是尽量保持对他不有太大兴趣【C叔挺可怜的,我不想自己再被虐了】。

但12季的C叔……我是喜欢上了,可能是因为他待Cas好的缘故。

而且,他越来越……有感情了。

这是……致命的,对于恶魔或天使。

下场?跟Cas一样。

事实上,他比Cas还要惨。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不过太后现在待他应该不错……

Lucy说的我很赞同。

什么时候,Winchesters终会举起刀子杀掉他呢?



不过最后的Lucy,怎么觉得轮廓有点像Luke?【最开始的皮囊】










以及……天使的蓝色。

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一直以为只有在我梦里才能存在的颜色。








嘤嘤嘤,为什么没有人喜欢图灵啊?人设性格和CV超戳我的!

不要脸的占下tag,明天画蒋易!今天先摸个海宇小天使!

【江海】包你会舞蹈教室


  张海宇从小就喜欢舞蹈,学生时期每天的午餐就是一块吐司外加一个白煮蛋,节省下来的钱全都给自己报了舞蹈班。明明十分努力却总是找不到舞蹈的精髓,同学都给他取了个花名【薛不惠】学不会。

  所以当有舞蹈教室愿意请海宇去当老师时,所有人都用一种【多年媳妇熬成婆】的眼光祝贺着他。感受到朋友的激励,海宇暗自下定决心哪怕只是代班,也一定会教好每一个学生!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蒋易本着应付公司年终舞会的心踏进这家舞蹈教室,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熟悉的嗓音——

  “有我在,包你会~学不会我们不退费,学的会我们就嘿嘿嘿~~”

  什么???嘿嘿嘿???

   蒋易那高高抬起的眉毛已经充分表达了他的内心,“玩,玩儿呢!?” 

  只见张海宇笑呵呵的拉过蒋易的胳膊把人往身边一拽,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道:“哎~先生~开个小玩笑~~”。

  教室里灯光正好,衬的海宇愈发白净,蒋易觉得他俩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甚至可以数清那人嘴唇上有几颗痣。

  倒抽了一口气,蒋易连忙推开像八爪鱼一样的张海宇,整理好衣服站定后,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对面那人,“你,会跳舞?”

  被人怀疑显然是一件不爽的事情,饶是好脾气的张海宇也不例外,响指一打,不大的教室里顿时响起富有节奏性的音乐,当场给一脸蒙逼的蒋易来了段Poppin。

  干脆利索的动作,因为大幅度动作而飞起的刘海,额角滑落的一滴汗水。蒋易觉得他今天见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薛不惠’。

  一曲跳完,看着那人带着一丝炫耀和期待夸奖的眼神,蒋易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咳…你跳倒是的还看的过去,可是我是来学交际舞的啊……”要不还是换个老师吧。可后边那半句不知为什么蒋易却没说出口。

  “没问题!”,张海宇眯起眼睛看着蒋易,“国标芭蕾交际舞,包你跳到光宗耀祖!先生~你就放心大胆的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吧!我保证让你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协调的!”

  虽然有点抗拒,可蒋易最终还是认命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手就已经搭在了自己肩上,并努力踮着脚企图和蒋易视线持平,“我来跳女部,先生你跳男步。五六七八~走!”

  蒋易无可奈何的环上那人的腰,自信满满的迈开一步。

  啪唧……44号的鞋直接就照着脚踩了。

  没事,第一次嘛,都会这样。海宇在内心深处安慰自己道。

  于是,在蒋易第二十八次踩到张海宇脚的时候,脚的主人终于爆发了,“先生你怎么不光脸长,脚还这么长啊!我新买的皮鞋都让你踩成人字拖了!你再踩两下咱直接光着脚跳民族舞算了!”

  说完海宇把手一撒,扭身就要走,蒋易赶忙把人拉回来,“我的错!我的错!”,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撅着嘴糯糯的吐出一句,“好吧,原谅你。”

  扣扣扣

  “张老师,到时间下课了!”

  蒋易眉头一皱,“张老师?你不是姓薛吗?”,这次轮到张海宇嫌弃蒋易了,“先生!哪有家长真的给孩子取这种名字的!薛不惠是我的外号,我真名叫张海宇。”,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名片,写满了不同职业。

  蒋易才接过了这一大把名片,就看见对方的脸突然放大,微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的小影子,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还有那粉嫩的嘴唇,蒋易听到自己心里有个声音在喊道【亲上去!快亲上去!】

  只见那嘴唇微张,发出一串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先生你掉了根眼睫毛!”

  小小的失落感溜进了蒋易心里,回过神来便发现那人把眼睫毛举到了自己嘴前,眉眼弯弯,“快许个愿吧!”

  如果每次遇见你都会倒霉,那就让我倒霉一辈子吧。

  想完后,蒋易用力把那根眼睫毛吹的远远的,看向愿望里的主人公,“张海宇,我能邀请你做我舞会的舞伴吗?”

  “好啊。”

  对方的脸再次放大,蒋易只觉得嘴上有个软软的东西,下一秒才发现自己已经亲了上去!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张海宇的表情,却发现对方早就闭上了眼睛,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在蒋易企图撬开牙关,加深这个吻的时候才挣扎着把他推开,低着头,死盯着地面,半饷才吐出一句话——

















  “先生你…是不是吃了韭菜饺子?”
 

【江海】二十题【下】

11.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嗷!切到手手了~”
  泛着水光的眼睛,骨节分明的手指,蒋易毫不犹豫的将对方的食指含进嘴里,舌头轻轻扫过伤口,眯起眼睛缓缓舔舐着,并因为那人脸上的一丝红晕而感到愉悦。

12.Parody(仿效)

  蒋易把手切了,一厘米的小伤口,张海宇愣是嘬出半斤血……
13.Sci-Fi(科幻)

  黑亮的蘑菇头,熟悉的粉发卡,还有那伸缩自如的鸡毛掸子,唯一不同的便是那空洞的瞳孔和毫无波澜的声音:“蒋先生您好,AI28很高兴为您服务。”
  “走吧,你不是他。”

14.Spiritual(心灵)

  自从安检过后,那个听诊器蒋易就一直随身携带,不只是因为职业需求,很多是为了提醒自己,有一个人的心正在为他加速跳动。

15.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看着眼前乖巧听话,而且一眼就能看清性别的小团子,在联想一下自家爱人,蒋易不知道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才会让这么正常的孩子变成现在那样。
  “叔叔,你的脸好长啊!大马脸哈哈哈哈哈!”
  现在蒋易明白了

16.Tragedy(悲剧)

  2016年9月17日,廉价航空公司因经营不善而倒闭。

17.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被发蜡收拾的一丝不苟的头发,
合身的西装三件套,
标准的普通话: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迎来的却是一个大马脸式索吻……

18.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蒋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这个薛不惠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19.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张海宇!你昨天是不是又和江天一起去吃小龙虾了!”

20.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先生,你不要这样,我明早还要工作…”,张海宇一边扭动着挣脱蒋易的怀抱一边企图穿衣服逃跑,然而床就这么大,床头不日床尾日。
  所以……
  禁锢住对方挣扎的双手,蒋易翻身压在张海宇身上,对着那红的发烫的耳朵发动了低音炮:“在我这里,没有解决不了的情欲。”

【江海】二十题【上】


1.Adventure(冒险)

夜晚,海宇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确定身边人没有要清醒的迹象后松了一口气。慢慢穿上脱鞋,走到洗衣机前,终于如愿以偿的洗干净了那件充满“艺术”的衬衣……

2.Angst(焦虑)

蒋易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人和最喜欢的衣服都不见了!

3.Crackfic(片段)

“先生泥嚎~请问需要婶磨服!务~”
“我什么服务都不要!那啥…我就是无聊,过来看看你……”

4.Crossover(混合同人)

“一份小龙虾”
“好的~”
剥着明显分量多的不正常的小龙虾,江天觉得自己似乎认识刚刚那个服务员。

5.Death(死亡)

看着向自己飞速行驶过来的汽车,蒋易却异常的平静,只是心中有一丝不舍——
“真想再听一次那贱兮兮的声音啊…”

6.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先生泥嚎~我是0122号死神,很高兴为您服~务~”

7.Fantasy(幻想)

炸掉的微波炉,着火的电饭煲,被装在洗脚盆里的汤,焦黑的鸡蛋——都没有出现。空气中弥漫着正常饭菜的香味,对此蒋易惊讶的挑起左边的眉毛,并暗自决定以后要多让张海宇做饭。

8.Fetish(恋物癖)

张海宇有多少件衣服,蒋易就有多少条和他衣服同样颜色的领带。

9.First Time(第一次)

“啊!先生!你那里长的和我的Mr.Banana一模一样!”
于是蒋易用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来证明自己不是【Mr.Banana】而是【Banana grandpa】……

10.Fluff(轻松)

“蒋易!西红柿鸡蛋要甜的还是咸的?”
  对方听到厨房里传来的喊声,缓缓从病历本里抬起头:“咸的!”,然后继续埋头苦干……
  看着那人紧锁的眉头,张海宇毫不犹豫的往菜里撒了两把糖。

这是来自 @是纠可儿不是纠可 的点梗【厨房play】,也许会有后续?